肩膀

2018-03-27 初三作文

肩膀1

肩膀,担起理想。肩膀,扛起责任。肩膀,担起的是一生。

肩膀

学生稚嫩的肩膀,担起的是理想。理想是成功的阶梯,没有了理想,就等于鸟儿失去了双翼,无法在蓝天飞翔。我们肩上担着的是对未来的幻想和憧憬,正因为担起了理想,我们才去努力、奋斗。

父母结实的肩膀,扛起的是责任,肩膀上的伤痕,正诉说着它的沧桑、经历。父母为了我们,肩上担起过多少重担,被压弯的肩膀说明了一切。在人生这条路上,父母为我们付出的比我们付出的还多,这些都是责任,都是对我们的期盼。现在我们在怎么对待这双肩膀,无视,颓废还是勤奋、刻苦,长大后,我们怎么对待这双肩膀,为我们承载了许多责任的肩膀冷漠,视而不见,还是关心,用爱体贴,父母的肩膀扛起的责任,他们无怨,不计回报,真心真意。

老师学生的肩头担起的是学生的一生,圣堂生,对社会的责任。老师肩膀是下垂的,不知道曾有多少苦难,重任在肩,时光飞逝,被压过的地方仍凹凸不平。我们是祖国的花朵,老师是甘露滋润着我们。老师是明灯,在黑暗中,为我们指的道路;老师是路牌,为我们指引前方的道路;老师是阳光,赋予我们新的动力。

造物主,你在创造人的时候,不忘给他们加上一双肩膀,你加上去,肯定有你的意义,是为了让人担起责任,担起理想,担起一生,让人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在他们面对困难时不忘自己的肩膀。

肩膀,多美的一件艺术品,它承载起了一切。

2下一页

@_@我是分割线@_@

肩膀2

  父亲是一位教师,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是他学校四大赌鬼之一,成天混要麻将桌上。中午、晚上、双休日,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他都利用了起来。母亲与他吵,甚至大打出手,可他不听,依旧我行我素。于是,我的童年便在无休无止的争吵中度过了近乎四分之三。

  我对幼年时期母亲与我的对话最深刻的内容是:

  “如果我跟你爸爸离婚,你跟谁?”

  “跟你!”

  那时,每当母亲这样问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没有一丝的为难。

  就这样,我与父亲的关系渐渐地疏远,但不知不觉中,父亲突然地醒悟了,醒悟得令我措手不及,他戒赌,戒了烟,戒了一切应该戒的。他与母亲的关系又逐渐变好,终于有一些夫妻样了。

  而我,在这个突然中变得手足无措,我不知道如何与父亲相处,我对他的看法已根深蒂固,很难改变了。我和父亲就如同站在河的两岸,我在这边,他在那边,母亲就是一条船,谁系着这条河的两岸。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

  随着时间而改变的,是我的年龄。

  随着时间而产生的,是父母与我的代沟。

  时间似乎开了一个玩笑,将我幼年的经历又重演,只是,主戏已由父与母之间的争吵转变为我与母亲的争吵。

  父亲似乎很开通,每次我与母亲赌气,狠狠地摔门躲进自己的房间时,总能听见父亲这样对母亲进行安慰:别生气,孩子处于叛逆期,总有睦脾气的,我们做父母的,多理解一啊。

  听到这时,心最柔软的地方仿如被击了一般,酸酸的,说不出的感觉。

  走在路上,竟没有几个人,一段路,冷冷清清的。我与父亲沉默地走着,他在前,我在后。恍惚间,突然发现父亲的肩,已没有以前那么宽厚,原来,改变的,不仅仅是我。

  很唐突地,父亲突然转过身,笑着对我说:“来,我背你!”

  “嗯?”我吃了一惊。

  “我想起你一两岁时的事了,突然间想背背你,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得起了。来!”

  我顺从地趴在他的背后,无需跳跃,轻轻地把手搭在父亲的肩上,父亲却还是保留着习惯,半蹲着身子,猛地一起,竟有些吃力。我的身子贴在父亲的背上,把头埋在父亲的颈间,感受到的,是父亲的体温和那肩上突兀的肩胛骨。那一刹那,我的心,似乎都融化在父亲的体温中。

  岁月沧桑,父亲老了,但肩膀仍能扛起了我,我想,我理解了父亲。

肩膀3

  印象中,世界上最可靠的永远是爸爸的肩膀。靠着爸爸的肩膀,就像船只依靠避风港,永远不担心外面的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爸爸的肩膀带给我快乐。

  爸爸从来不用言语表达对我的爱,他只是认定我快乐就好,所以一有时间就带我出去玩。记得我五、六岁时,一家三口去江边看焰火,现场真可谓是人山人海,小小的我钻在人群里根本看不到天空。我当时非常着急,这时爸爸笑着把我举到肩上说:“这下能看到天空了吧?”坐在爸爸的肩上,我便对天空一览无余,于是安心看起绚丽的焰火来。回家后才想起爸爸可能没看到,于是着急地问:“爸爸,你看见焰火了吗?”爸爸说他看到了,很漂亮。他的表情显得很快乐,我于是开心地笑了。现在想起来,爸爸把我扛在肩上,还要用手和头扶住我,哪里看得到?爸爸是因为我能看到漂亮的焰火,所以显得那么快乐吧。

  爸爸的肩膀带给我温暖。

  爸爸是家里挑大梁的人,肩膀更宽厚一些。我上小学时课外班很多,爸爸都是骑自行车接送我。一次上学的路上,天突然下起雨来,雨点又大又急,坐在车座后的我连忙掏出雨伞,撑在我和爸爸的头上。一阵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于是就躲在爸爸的肩膀下。我感觉到爸爸的肩膀散发着热气,藏在爸爸的肩膀下,觉得那肩膀好温暖,好温馨。爸爸的肩膀给我带来温暖,也使整个家都温暖。

  爸爸的肩膀带给我幸福。

  上初中后,家里用分期付款的形式买了一套房子,为了还房贷,爸爸决定出国打工挣钱。记得爸爸出国那天是星期一,我们全家都起得很早,天还没亮,灰蒙蒙的。看着爸爸整理行李时忙碌的样子,我心里很是舍不得。爸爸却笑着说:“没事,儿子,就一年,爸爸很快就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爸爸头上的几根白发反射着灯光,看着让人心酸。吃过早饭,到我上学的时候了,爸爸帮我背起沉重的书包,送我慢慢向学校走去。想到要与爸爸分开,我不禁流下眼泪,爸爸安慰我说:“男子汉要坚强点,乐观点。”到了学校门口,爸爸还在叮嘱我“一定要乐观。”我忍着眼泪,慢慢走进学校,虽然背后没长眼睛,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没着急走,而是一直看着我走进班级的。虽然我因为爸爸不在身旁很伤心,但爸爸留下的“乐观”的礼物我一直记得,还有那幸福的感觉。

  如今,爸爸在千里之外的阿联酋工作,很忙、很累,一周只能打来一次电话。虽然我们的思念只能靠一根电话线联系,但我知道,我仍可以依靠爸爸那快乐、温暖、幸福的肩膀。

肩膀4

  奶奶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膏药味,仿佛用鼻子就能尝到苦涩的中药,但细细闻着也能嗅出其中透出的.红豆汤的香味。

  “这人一老,各种各样的毛病就来了。”奶奶捶着肩,笑着解释。前两天天气阴冷,奶奶肩关节又痛起来,这一痛,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好。

  奶奶肩上一直有一股皂角的干净味道,十几年都是这样。在我还是孩童时,奶奶便每天背着我去幼儿园,我总是忘不掉我趴在奶奶肩上的样子,还经常哼着走调的儿歌,没有节奏、上气不接下气地扯着嗓子唱,每次吸一大口气都能闻到奶奶肩头的肥皂味,和着早晨的清风一起灌进肚子里,又在身体里打了个滚,暖气一直涌上心头。

  爸爸妈妈为了保护我的牙齿,绝对不会给我吃糖,而奶奶把我送到幼儿园门口,便会用胳膊环着我,塞给我一小把透明的水晶糖。那些糖果往往被奶奶捂得热乎乎的,薄薄的锡箔纸藏匿不住糖果的甜味,诱人地从锡箔纸里冒出来,奶奶就会用她的大手剥开一颗轻轻塞进我口中。

  那时奶奶身体很好,走路健步如飞,有时背我,有时搀我,在街上买粽子或者茶叶蛋给我时,我就安安稳稳地趴在她肩头,一只手拎着装有点心的塑料袋,一只手搂紧了奶奶的脖子,然后唱儿歌给奶奶听。那些儿歌,多半是奶奶教给我的,用方言一句句念给我听,然后我舌头打着卷儿跟着奶奶念。

  现在明显看出来奶奶的背弯了,像一张未张满的弓。即使这样,奶奶依然可以像以前一样拎着重物上上下下爬三层楼,唯一改变的是没有往年利索,经常爬一层楼歇5分钟。即便这样,她也不肯让我帮忙,自己固执地把重物拎回家。

  小时候,奶奶也常这样,一手拎着我的小书包,…手拉着我爬楼梯,那个时候她肩膀是没有关节炎的,爬楼梯、拎东西也不会觉得累。

  可以说,我的童年,是在奶奶肩膀上度过的。

  “乖囡囡,来帮我捏捏吧。”奶奶坐在沙发上唤我。我应着调整着力道,一下一下帮奶奶捶肩。老爸说奶奶肩膀关节常常会痛,而一痛,往往就抬不起来手,拎不起来水桶,有时连着颈椎都会痛。

  “为什么不去看看呢?针灸很有效的。”我问奶奶,手上没停。“犯不着啊!贴膏药就有用了。”奶奶回答,我站在奶奶身后,看不见她说话的表情,“要是痛狠了,捶捶捏捏好了,没多严重。”

  每次奶奶都这么说,谁也不知道她真没大碍,还是不让我们担心。这“没大碍”的说法,被奶奶挂在嘴上挂了十几年。

  太阳已经偏西,这场景让我又能想起往日放学后,坐在奶奶家阳台的竹椅上,吃她为我准备的点心,不像是西饼屋里的西点一样精致,但那些小点心里饱含着奶奶的味道。

  “对了,乖囡,你要不要喝红豆汤?”奶奶见我定神,站起来问我。红豆汤,那是我小时候喜欢的点心,红豆汤加两大勺白糖,一股甜味加一丝暖意,再加上奶奶身上的皂角昧,可谓是天底下最美妙的感觉,那种感觉,我长大才知道,叫暖心。

  “加糖吗?”奶奶活动着她的肩关节,问我。我略点了点头,说只加一勺。“不加两勺吗?”奶奶迟疑了一下。“早就不吃那么甜的了。”我笑了一下,条件反射似的,又坐到了阳台的竹椅上,望着用不灵活的肩关节忙碌的奶奶,我一下子失落了。

  奶奶青丝中也夹杂着银丝,背又:弯了,加上她那疼痛的肩膀,我这才明白,失落的原因是奶奶老了。

肩膀5

  肩膀,《新华字典》解释道:脖子旁边胳膊上边的部分,意为担负,身肩重任。从古至今,肩膀的作用不仅仅是支持脑袋那么简单,它还肩负着“担子”,可有些担子是肩膀所不能承担的,需要心理的“巨人”把它挑起,矗立着,伫立着。

  春节,春运是一道独特的风景,今年我们一家也加入了这一道独特的风景里。“轰,轰,轰……”火车载着想家的人踏上了回家的路,可有些人却遇上了困难——晕车,我就是如此,上了火车不到一小时,“困难”就来了,头晕目眩,脑袋昏昏沉沉的,坐在父亲身旁,个子不高,略显弱小,头只露出他肩膀的三分之二,所以只能靠在他身上,静默的坐着,父亲没说什么,任我难受得晃来晃去。

  下一站,火车暂停,父亲依旧没动,只是感觉火车在刹车瞬间脑袋好像安稳地靠在了父亲的肩膀上,位置刚刚好,十分舒适,我不再那么难受,随即进入了梦乡。快下车时,周围同乡的人开始整理行李,我被嘈杂声弄醒,身子立了起来,父亲依旧没动,只见父亲过了一会儿,手悄悄地按了按背像是一直保持着弯腰动作而引起的背酸。我默默地看着。

  父亲这个“巨人”一路上任我靠脑袋在他的肩膀上;一路上任我在他的怀里撒娇;一路上任我无理取闹;一路上任我;任我。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是默默付出,不善言语,行动是他一惯的作风,面露严肃是他一惯的表情,但他却在我的心里保持着他一惯的作风,一惯的表情矗立着,伫立着,不善言语,默默付出。

【肩膀】相关文章:

1.爱的肩膀

2.肩膀

3.肩膀(责任)

4.肩膀

5.肩膀

6.肩膀

7.肩膀的作文

8.肩膀作文

上一篇:仰望海洋 下一篇:幸福为何总在遥远的山那边
[初三作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