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在秋风中飘落散文

2019-11-26 散文

  院子的周围是一圈杨树。在秋的尾端,树枝上悬挂着几枚枯叶蝶似的叶片。风一乍起,或黄或青黄的叶片便与风共舞,有的随风旋转、飞逝,有的在与风做着垂死的搏斗,哀婉地念叨着树枝的不挽留......

  眼前的种种,让我自然又自觉地记起了那个平民作家(我一直这样认为的)——路遥。当然,也就毫不费力的记起了他的《黄叶在秋风中飘落》,然后《人生》,再然后《平凡的世界》。

  记不起《黄叶在秋风中飘落》的故事情节了,存留于印象中最清晰的片段只是在阅读的当时感觉到里面的景物描写真是太好了。而《人生》中总是执着地同情巧珍的质朴、善良,怨恨高加林的 爱慕虚荣、自视清高。其实,在现实社会,高加林已经慢慢被人们理解了。人往高处走,现实就是现实,高加林的优势选择有什么错?谁不希望自己的生活更好些呢?

  想想,青春思维的成熟差不多是读着《平凡的世界》,感受着孙少平的苦难经历,在孙少平的悲喜中走过来的。黄土高原的浑厚,小农意识的倔强,田晓霞对爱的坚持,那个 荒僻且粉饰着黑色的小煤窑......秀美的山水田园,质朴的风土人情,都给人以无限的遐思、无限的感慨,甚至于无限的向往。

  有时,总感觉到周围冰冻似的寒冷,找不到可以依附的臂膀。记得有一次,一位网友寄来一张电子贺卡,上面似乎写的是请填空:1. 你最要好的人是( )2.你最信任的人是( )3.你愿意说出心里话的人是( ).每空分别填写一个异性朋友和一个同性朋友。只记得当时很有些不知所措,乍一感觉,似乎所有人彼此言辞时都是脸上含笑的,都可以等同为朋友。可是,细思量,真正的朋友在哪里呢?很多时候,想找个可以说话对你什么都不计较的人都难,更别说掏心窝子了。现实社会,现实的有些残酷。人们的心灵都在利益的驱动下或多或少地着了色,更别说眼睛了。什么是朋友?志同道合?心有灵犀?无欲无求吗?

  记得那一天,我搜索所有的记忆,晾晒所有的过往,找到了三个至今仍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同性,一个是中学同学珍,另外两个是师范同学红和辉。从某种层面上说,她们都是可以掏心窝子的友人,我可以对她们提出很多要求,但她们都不会拒绝我。当然,我也一样与她们。可是,所谓的异性朋友,我却不能清晰他的界限。曾经在心里认可了的朋友,随着岁月流逝, 时过境迁,他还会一如既往的为我肝胆义气、两肋插刀吗?也许,我的话有点太过绝对。毕竟,都过了而立之年,生活与工作、家庭与社会、亲情与人情等等现实问题的缠绕,很多情义,都会让人心有余而力不足。所有的社会人都背负着同样的生存使命,而每个生活中人也都难以理清某些混沌思绪的纠结,你还会为她为他倾心吗?

  秋凉了,也该远了吧!我突然有些渴望起大雪纷飞的冬天。我常想,在雪的世界里,随便的一入眼,大地就一通的洁白。那么,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是否依旧有那份温暖所在呢?

上一篇:内心深处的明月散文 下一篇:秋游石门坊散文
[散文]相关推荐